您的位置: 首页 > 工人维权 >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18005242666(王峰之)
电话:0527-888 12348 
微信:18005242666
地址:宿迁市江山一品18-101号
          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
       (宿豫区法院北侧50米)
邮箱:18005242666@189.cn

律师周立太之变“我将减少代理农民工维权案”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8/11/19 9:24:34 人气:570
农民工维权网
   周立太重庆律师事务所,案卷堆积如山,堆在他心头的还有“弱势群体”欠他的500万。刘政宁 摄

    “今后我将大幅度减少代理农民工维权案了”。说这番话的是以“打工者的保护神”而声名远播的重庆籍律师周立太,自1996年开创中国第一例工伤双赔至今,他已代理农民工维权案1.2万余件。

  很难想象,这位曾经大名鼎鼎的“农民工律师”反被农民工“欠款”和“逃单”。他有500多万元的律师费至今追讨无着,财务捉襟见肘,如今已关闭深圳律师事务所的周立太,有些心灰意冷了。

  16年来,周立太用法律知识保护民工的合法权益,自己却陷入了民工失信的困局。究竟是谁欠了周立太,或许人们更应该提出这样一个疑问:谁又来帮周立太维权?

  “弱势群体”欠500万律师费

  两路口中华广场,周立太办公室的窗外,长江东去。我们见到他时,正在上万份卷宗的“海洋”里穿梭与忙碌。平头,大肚腩,周立太依旧肝火很旺。说话中,重庆方言不停蹦出“老子……”

  虽然粗声粗气地宣称气得都想打那群“跑单”的农民工,但他还是在接待络绎不绝上门求助的农民工,没有周末,就住在办公室。

  出生于重庆开县一个农民家庭的周立太,仅读过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。但他却凭着对律师这个职业的热爱和憧憬,自学法律3年,最终于1986年取得律师资格。如今,关掉深圳律师事务所的他,在重庆和万州仍拥有2家分所,聘请了53名律师与工作人员。

  自1996年在深圳开创中国首例农民工工伤双赔案件至今,他共代理农民工维权案1.2万余件,被称作“农民工保护神”。而让周立太名声大噪的,是在2001年他代理吴雪等56名中国女工被韩国企业老板非法脱衣搜身的案子。

  周立太绝对算得上是个充满争议的人物,2007年,一篇题为《又有一群“狗日的”跑了》的博文,让周立太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为农民工维权的他,反过来又骂拖欠律师费用的农民工为“一帮畜生“。多年后的今天,他仍然在给我们重提这篇文章,强调这些农民工是“不守规则”的人。

  “我本身就是农民出身,所以我理解底层劳工的苦,我想帮助他们,没想到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,我被套牢了!最终,自己反而沦为需要被维权的人。”周立太无奈的说到。

  1996年,四川资中县人彭某工伤赔偿17.8万元后,欠下4万元律师费,人间蒸发了……

  2004年,农民工刘某拒不支付律师费而提起诉讼……

  2007年,王某胜诉拿了钱又开溜了……

  周立太说,从1996年5月代理第一件案件算起,时至今日,已经有700人左右拒不支付律师费,而后莫名地消失。周立太说,农民工们仍欠着他500多万代理费没有支付。

  “经常遇到这类没有诚信不守规矩的人,谁还有信心继续帮他们维权?我自己的权利谁来维护?”他反问道。

   “农民工保护神”反过来状告打工者

  “说实在话,打官司前很多当事人甚至跪到地下给我磕头,管我喊爹喊爷。打完官司以后,我要跟他喊爹。”周立太一生气,音量就越来越大。


  很多打工者在官司胜诉得到大笔赔偿之后,立刻携款逃走,别说支付律师的代理费,就连周立太垫付的一些诉讼费都不予归还。

  “我不是雷锋,我仅仅是个律师,拿人家钱财帮人家消灾。”周立太直言。贫穷不应是民工逃避律师费的理由,如果大家都这样,都用这个理由,中国所有的律师事务所就会垮掉,到时你找谁去代理你打官司?

  最极端的事件周立太也遇到不少,一个重庆劳务工的官司,打了3年,判决结果付张某30万元医药费、20万元补偿。张某一直不肯给周立太律师费,记者陪着他去讨,张某回应道:时间拖得那么长,钱又少,我给你个卵律师费,最后还劈头将一盆尿泼到周立太和记者身上。

  “忍无可忍”的周立太向法院提起了诉讼,他希望通过法律的手段追讨回自己应得的律师费。

  在与逃款民工的法律“较量”中,周立太多以“名为胜诉、实为惨败”的结局告终,空赢了一张纸的他很明白,在所谓“社会角色”这一点上,表面“强势”的律师,从起跑线上就输了---很简单,他面对的是“弱势”的民工。

  你得继续去追讨呀,这是你的劳动所得,是你的钱。周立太立即回答:债户遍布全中国,我怎么去讨?人手这么紧张,就是有人,讨债的差旅费又在哪里?

    “坦率的说,我有段时间特别想当个和尚,还跑到一个庙里去呆了两天,结果发现没肉吃。老子天生爱吃肉,没办法又跑下山来了。”

  “今后将大幅减少代理农民工案”

  在近三个小时的采访中,周立太用了大量时间来说拖欠他律师费用的农民工是“不守规则”的。既然如此寒心,是否意味着周立太不能坚持下去了?

    “肯定会大幅度减少代理农民工案,但是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票,我已经被深度套牢了。”周立太无奈地回答。

  从1996年第一个农民工案子开始,周立太接手了上万个农民工案件。“今天张三跑了,并不代表没打完的李四会跑。而在他没跑之前,我们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去履行合同,律师不能自己单方中止合同,这是行业规定。其中大部分又是工伤赔偿案件,代理周期相当漫长,这让人立太根本无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周立太提到代理工伤赔偿案的漫长时间:先是行政部门仲裁,再到打官司,一审、二审,验伤、认定、复议、判决,一环扣一环,前后算下来要耗时1074天,代理律师差不多也要陪上两三年时间,不仅时间成本太高,人力成本也搭了进去,非常不划算。

  谈到“败走”深圳的原因,周立太介绍,受2008年经济危机影响,为农民工维权的官司越来越不好打了,败诉率从以前的10%,上升到50%。“当时经济滑坡严重,珠三角大量企业倒闭,有关部门认为赔偿过高,影响了企业发展和投资环境,因此,不得不倾向于企业,”周立太如是说。

  太多委屈和无奈,不仅让周立太陷入尴尬的境地,更让他感到力不从心。于是,他作出艰难决定,关闭了深圳分所。不仅如此,他还准备将工作的重心转向建筑类案件,大幅度减少代理农民工案件。
   
  谈及日后,周立太说他打算建一个“周立太农民工维权档案馆”,研究中国农民工进城务工维权问题。

  呼吁“诚信”解决不了问题

  当“农民工律师”不想再为农民工“伸冤出头”,“周立太现象”的陨落也折射出了农民工失信现象背后以及相关制度的不健全。

  “当然不能完全把责任归到农民工身上,我家里揭不开锅,气得骂跑了的农民工‘狗日的’。但我心里其实明白,从根本上说,是制度缺陷在作怪。”周立太直言。

  一个好的制度的建立和完善,它能把坏人也培育成好人;反之,假使没有好的制度,好人最终也会变成坏人。所以一方面骂农民工,一方面周立太一直在呼吁,农民工的案子,不应全由原告承担律师费。

  因为企业没有逐月发放他的工资,他才要起诉、才需要委托律师,是企业增加了农民工这方面的成本,理应由企业承担相应损失,并且用这种办法,来加大企业的违法成本。但多年来,就是出台不了这么一个规则。

  另外,周立太先后数次向多家部门上书,建议人民法院将当事人的执行款项,发到律师事务所的开户银行,由银行按照律师所与当事人的协议实行扣划。这样既保证了律师及律师所的正常收入运转,同时又杜绝了律师及律师事务所的偷税漏税现象。但所有建议至今没得到任何回复。

  专家:仅凭一个“周立太”支撑不下来

  一个律师16年来遍及全国,为农民工维权,通过实际行动促进整个社会保护农民工权益,到头来自己却面临着生存问题,现行体制无法保障律师的正常收入,这值不值得思考?

  一位研究法律的朋友告诉记者,重庆的律师不算少,但是,真正愿意代理底层打工者官司的,还真数不出几个来。因为这不是来钱的官司,同时,也是令一些部门、企业生厌的事。‘富裕’的律师界有很多人觉得周立太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出名,但是这样有好处的事情,为什么没有第二个人愿意出这样的名呢?

    重庆社科院专家王秀模就此话题直言,社会正义的伸张,不是靠一两个人物所能完成的,个人能力毕竟是脆弱的、有限的,而且,如果将希望只寄托在某个人身上,那正义也极有可能是摇摆不定的。

  “如今比讨论民工‘失信’更重要的,是应该思考怎样从根本上帮助他们?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安定、社会的和谐。为弱势群体维权,更需要政府支持下的专项资金以及社团机制积极参与进来。”王秀模说。

  记者手记:谁来彻底取代周立太?

   采访周立太,缘起一位在深圳打工多年的重庆奉节籍农民工。因家庭遭遇突变,欲打官司的他首先想到的竟是找周立太。他告诉记者,这么多年了,在深圳的农民工最熟悉的律师还是周立太。

  多年来,周立太一直在“乘人之危、收黑心钱”与“民工的救护神”这两方面争议不断,业内一些同行们都在指责他律师费用比例过高,是在吸农民工的血,可如果“吸血”如此容易,如此没有风险,这些同行为何没走上周立太的路子?为何若干年以后,农民工打官司还是会想到他?

  访谈中,周立太反复强调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他也穷过,彻彻底底地穷过,他不是圣人,不是雷锋,不可能无条件地付出。正如他所说,他确实该“谢幕”了。

    在淡出人们视野之际,我们不妨进一步问问,如果没有周立太,民工们的维权官司就没法打了吗?我们的司法救助体系能否惠及面更广一点?宣传力度能否再大一点?能不能彻底取代周立太的角色?如果我们免费的司法救助体系更加完善更加给力,不是要强过上百个上千个周立太吗?







下一个:宿迁律师:农民工被找茬辞退 诸多困境可以破解
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和论文由网上收集,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,请即时通
知,本站将立即删除! 对于本站原创作品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自于宿迁维权网。 copyright@2010
版权所有: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
所有 设计制作: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0219389号 您是本站第 : 149811位访问者